。。。。右手边,那支半满的,液体呈深蓝色的药。喝了吧。
。。。。我没有在开玩笑。你不是来取药的吗?(我看你脑子都烧坏了。)
。。。。微笑?他?
。。。。如果是真的话,基于我个人的建议,你最好能尽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我应该说过的。他并不是你心里认为的那种所谓的“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嗯……这样说吧。他平时几乎面无表情只是因为这些事他已经熟悉了,没必要大惊小怪的。事实上,能让他开心的事,对除他以外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哦,如果你比起耳朵更相信眼睛的话。请自便。你要的药物和资料在你右侧的书架上,请稍等,我现在就拿给你。

2017-07-21  /  1热度

玩偶——谁是谁的傀儡?

世界观。
以普通现代的世界为基础,加入一些能力与灵的设定。
当然或许听起来还行,这世界不能,没可能太平。

翎——
原始状态,灵态,无法造成物质层面的影响,可对精神感知较为敏感的个体造成一定程度的精神层面上的影响(比如部分感知较强的生物可以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有思维,思维具有一定倾向性,但层次较低——不是指幼稚,是指停留在生存本能上。一定倾向性,指人类感知中的善恶倾向——比如秩序善良或者混乱邪恶。
有进化的欲望,仅次于生存。两种方式:1:吸收/吞噬/吃掉其他翎,逐渐强大/思维逐渐完善。这个过程会很长并且危险。吞噬更强的翎简直是不可能的(受伤就是弱化,没有强者受伤被捡漏这种情况,受伤就是退化),思维不完善不知道会招惹什么,万一受伤就是退化、长时间的努力直接报废……危险很大,这是它安排。既为了减少翎们的自相残杀,但这又是它留下的一条后路。

2:捷径,附身于玩偶/傀儡上,成为人类能力的媒介——袾,人类使用能力的时间越长,祩也会越强,思维也会完善。以这种方式进化的翎进化速度远超第一种,安全性也远胜。是它想引导的方式。

有趣的是,翎附身于玩偶上并不是在挑玩偶,它在挑人。祩附在玩偶上,玩偶的主人便有了能力。祩离开玩偶后,其主人的能力不会马上消失,但会逐渐变弱。会在三天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消失。
一个重点,祩可以单方面近乎无损的离开。所以双方其实是稍有不平等的合作关系。翎的善恶就有了两面性。秩序善良的翎绝不许“主人”作恶,比较刻板,但也几乎不会离开(当然被秩序善良选中的人也几乎不会作恶。事先说明,伪装在翎面前是没有用的。翎挑人的原理目前还不得而知。)而混乱邪恶虽然会和你一起抢劫、XX但它们做得到前一天找你合作后一天就敢附身别人来打你。

解约无损但签约是要有一定付出的。所以随便解约的并不多。
祩是翎(ling)的二阶态。
而解约的祩(zhu),三阶态被称做:洐(xing)

这些幸运儿,称自己为“玩偶人”(fk取名废)

玩偶可被抢夺,但被抢走的玩偶除非主动进行解约签约,否则是不会赋予其他人能力的。但是一旦玩偶里主人过远,祩会退化为翎与祩的中间态,主人能力会被大量削弱。

玩偶人依据战斗形式分为文武两大类
文系是指依靠类似魔法、附魔产物、言咒、法阵等能力进行远程控制战斗,玩偶一般很小,藏在身上。
武系是指挥玩偶作战,主要是物理伤害,可以附带属性。玩偶当然是大型的(比如大型泰迪熊)。像是为了平衡(呵呵),武系的玩偶人天生自带储物空间(不用载体)。文系的玩偶人只有通过高阶能力做到这一点了。

玩偶人数量很少。似乎有同一时间不过万的界限,但是并不明确。

也有除了人以外的生物和翎合作的例子。但数量极少(不过百)

有国家介入的。只是由于玩偶人人数少,能力没到翻天覆地的地步。加上双方有合作。所以国家并不针对玩偶人。双方称得上是合作愉快。(当然翻脸也是可能的)

约定俗成的规矩:
玩偶人注意点,不要经常暴露身份。(在偶尔和情有可原的情况下暴露身份你可以向“滴管”地方管理者申请洗地)
不要一言不合就互相残杀,真有事要干架先找见证人。(生死不论是允许的)
玩偶人在刚签约时会造成能量波动。滴管会在48小时内找你喝茶。你可以向他学习。也可以在了解行规后自己去搞事。

滴管一般是老一批的秩序善良或者秩序中立的玩偶师。主要负责监管境内玩偶人不要太过分,教育新来的,当见证人(或者说吃瓜观众)区域大小大约是一个大城市的辐射范围。

补充一下,玩偶人的破坏力并不大。最厉害的玩偶人的全力一击的破坏了也才大致相当于一个炮弹。绝大多数的玩偶人的能力也就相当于普通枪械的地步。没有毁天灭地,没有万丈高楼平地塌。而且不论文武,对自身素质的提升都不大。干掉也就一梭子子弹的事。

看起来是双赢。

人类通过玩偶获得能力,控制玩偶,加上人的自大。翎,祩的进化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人类。
玩偶是人的傀儡。

玩偶人是力量的傀儡。
有的越多,失去就越痛。
但几乎没有例外,每一个玩偶人都会使用能力。使用越多越强,越强越多。

谁是谁的傀儡?
我看看还有什么好补充的?

加一条:签约时玩偶上会出现一个“名字”或者说代号。不总是与主人名字相同。比名字更能准确的描述玩偶人。“这些名字是有意义的。”

2017-07-20  /  1热度

再黑,再狭小,又怎有这世界狭小纷杂昏暗?
再明亮,再开阔,又怎有那落锁木门后的夜晚广阔?

↑世界危险,家里安全。白天危险,夜里安全。

世界不是黑色,也自然不是白色。没有一个“最”字,也就是没有所谓黑暗的午夜和烈日下的正午。这个世纪,是黄昏还是黎明又有谁知道?


mdzz

2017-07-19  /  1热度

姑且算是观后(ju)感(tou)
日常智商下…嗯……好像本来就没有
主角全程自言自语全是flag
思绪混乱

似乎是两个在互相影响、融合的故事。
大护法送太子回家和花生人的“觉醒”(革命)
来谈谈后面那个。

一条路,一个飘在天空中的黑花生,一群花生人、蚁猴子、野心家。花生镇,故事就发生在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被点燃的气味恶心的灯油日夜不熄,布满城镇的大幅自吹自擂的洗脑海报皆是红黑二色。
狭小的生存空间,趴着进食、绑着入睡。
处决,毫不犹豫的出卖与残杀,拿上武器的花生人进化成了安吉的狗,又怎么可能将花生人视为同类?
假眼,假嘴,带着难受不戴又惧于被笑话。
“不准听,不准看,不准说,不准思考”。这就是你能做的全部。
闭嘴,等待收割。这就是全部。
这就是花生镇的全部。
麻木不仁。

毫无疑问,“我是什么”是一个带来灾难的问题,一个愚蠢的问题,一个作为“人”的问题。
隐婆,应该是最早觉醒的花生人,是觉醒花生人的领袖。她忍辱负重,尝试着拯救这一代的花生人(毫无疑问之前至少还有一代,或许这一年一茬的收割已经很多代了)。她做了很多,也知道了大部分的真相。某种意义上说她几乎是一个能够成功的领袖。但她放弃了,因为那些围观者,那些围观自己同类被残杀的围观者,那些不说话的围观者。
第一位觉醒者,这就是了。
最后应该是成功了吧,是她要的成功吗?
从头到尾,她知道“我是什么”了吗?”
(ps;其实不是很明白在地洞里的时候,隐婆为什么会去试图和安吉讲道理。)

小姜,花生人,觉醒者。
或许小姜是第一个接触外面的世界的花生人。不知其他的花生人可曾向群山看一眼?
接触符号。
我们是什么?我是什么?
隐婆、太子、大护法,他们影响了小姜的思想,让小姜的思想不再是黑红二色。他终于算得上是有了一个真正的接近于真实的世界观。
这个幸运的花生人小姜,这个不幸的花生人小姜。
结尾的,人类小姜。
还不够真实,还没有意识到隐婆想教给他的深渊的黑。 所以他死了,像是花生人觉醒路上,太子觉醒路上的祭品。
并不是指世界太黑暗,只是你没能意识到那些人,能做到哪一步。
你是人类,真真正正的人类。
小姜。 希望这是你想要的答案。
(ps;再活一次的话别再把头送上去给别人砍啊!)

在逃亡路上,或许小姜还心存希望,但个人认为   不愿意相信其他花生人的隐婆应该是不会把希望放在“其他花生人不会告密”上的吧。
那看台上的麻木不仁。
告密者被崩掉还有一点令人喜闻乐见呢。
那位执法者,他真的是觉醒了吗?
没有试图让其他花生人理解真相,直接强迫这些思想落后的同类摘去假眼。
膜拜他们的神和膜拜他们的蚁后。
好吧,至少有进步了。
呵呵。(吸气)
(ps;文人造反三年不成,武将起义一朝翻天。有一点点讽刺呢)

然后他们快成功了。
牺牲的血溅到了那些花生人的脸上,终于是要醒了吧,终于是要醒了吗?
之后他们又能有什么发展呢?
(相当好奇那个队长会不会被推翻。)

如果把花生人们的故事剔出来,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没细节呢?因为我懒_(:з」∠)_
大护法、太子的故事下回再说(没有鸡血应该是不会有了)
还有欧阳家、旦、庖卯的故事。
还有可爱的彩、罗单的故事。
都没了。
妈妈,下雨了。(?记不清了,好吧我不及格哈哈)

从电影简介到开场画面都有PG13的分级提示,相当良心,真不明白那些用场面血腥不适于儿童观看来抱怨的家长是怎么想的,难道是认为这是一部动画吗?(个人认为动画和动漫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以七岁上小学来看,13岁是六年级。其实个人认为十三岁也低了一点,或许PG15更好。毕竟13岁还没到中二期,冒冒然接受世界观的洗礼似乎不太友好。
水墨画风相当好看,笔芯。
给世界观笔芯。
给中二病哒哒的台词笔芯。
挖这么多坑一定是有第二部吧。
坐等|ω・)

2017-07-17  /  2热度

咸鱼🐟

2017-07-16

相似而截然不同。
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利益
坚持底线,坚持作为人的底线
恪守诺言,恪守对自我的诺言
保持敌意,保持警惕
毫无下限,不择手段
两个人,逗号前,逗号后。
三米有效距离。
或许他们会放任一个陌生人靠近(好吧通常是任务目标)
但他们之间有互相认可的绝对距离。
哪怕是一同面对十倍百倍千倍的敌人。
低于三米的情况不外乎两种。
你死,我活。









第三种:比较喜闻乐见的开展。

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利益
后者更在意物质层面上的切实利益,包括长短期;前者包括感官上的享受(俗称,为了一时爽快)

坚持底线,坚持作为人的底线
前者是指人物自己给自我划得底线,后者更多地指普世价值观

恪守诺言,恪守对自我的诺言
前者几乎不许诺,一旦许诺基本上是把自己赔进去也无所谓。后者更多的是指达到对自己的要求,撕毁合约反水是常事。(前者当然不在意)

保持敌意,保持警惕
保持对外界侵略性的敌意;保持对外界侵略的警惕。

毫无下限,不择手段
前者参考觉哥,天哥,三哥。后者倾向于“利己不在乎是否损人”。

这两人适合滚床单。
:)
 

2017-07-14  /  2热度

又是tag没有更新的一天。
要习惯。。。。。

正如你所知道的,这是个游戏。
你坐在桌前,甩着鼠标、敲着键盘,于是乎电流在电路板、电路中乱撞,在每一个拐角转弯转向,于是显示屏给你的反应千变万化。你满足于此,眯着眼,享受着科学给你的享受。
高于简笔画又低于绘画的图像代表着“人类”,被称之为“人物”。他们因你的拨弄而作出种种“符合设定”的反馈。
他们主动、被请求、被迫,披荆斩棘。
他们的嘴角勾着微笑。
于是你成功了。
他们的人生也成功了。
该给什么夸奖?
拍手,吹口梢,“完美”?

或许我们是游戏,小说,动漫,幻觉,过去,未来,一小段幻想里的人。
一切认知都不足为据。
或许你在甩着鼠标。
但其实你正躺在坚硬的床板上,睁着眼瞪着纯白色房间唯一的光源。
但这时正有人满意的看着屏幕里的人的满足模样,嘴角勾笑。

至少他知道的不是你的一切,造物者也不会事无巨细的知道她的小生物的一切吧。
当然,或许只是因为没有意义。
但你有自己的一切。
(说的好像如果你真的只是“人物”不是“人”又能怎么样一样。)
(。。。怎么偏题了。。。。)
 

2017-07-14  /  2热度

假设有这样一个平行世界。
动物分三种(边界模糊)
普通型动物。伟大型动物。社会型动物。
(皆不带贬义)
普通型动物与其他两者的分界线是死后没有墓碑。
但事实上一些伟大型动物不给自己立碑(旁人代立的自然有),一部分社会型动物不敢给自己立碑。
后两者分界线就更模糊了。
动物们一开始以“是否为整个种族的进步作出贡献”分划。
但这极难判断。
毕竟一些贡献选择性看不见(或者看不见),或者几千几万年后才看得见结果。
幸好动物们没有历史记录这一想法,否则间冰期的幸福生活里自,杀会不会成为阻碍动物社会进步的一大难题还不好说。
后来大概是出了点差点造成种族毁灭的事,定义终于改了。
“死后警钟长鸣”——伟大型动物
“生前荣华富贵”——社会型动物
虽然这极不公平,极其白。痴。
但正确率比之前高不少。
真是异常尴尬。

2017-07-09  /  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