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这不是我家的无剑,绝不是。
还记那年,我曾想过,自家未来的无剑应是一位温柔而坚定的女子(女剑)。目光似水却不多情,眉眼带笑却不肆意,温婉的傲意一如她那将会是鲜少出鞘的佩剑令人倾服。行路漫漫无所依,共处的时光却如江南烟雨般柔和。
我也曾想过,那或许会是名一温和而倔强的男子(男剑),像曾经的我们一样,向着目的地一往无前。或许我们会被旅途打动,却不会因那停留。我们会到达我们的目的地,在知道一切后淡然一笑。
所以,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在一个恋爱向游戏里心心念念着最快通关记录的人,一定不是我家无剑。
不是。

2017-09-23  /  13热度

总觉得对于  天顾  这对因为玩人爱好在一起(不是不是,是因为爱啊)的高智商反人类变态疯子。在一起的时候八成连告白啊没有。纪念日这种他们不在乎的东西八成是“纪念第一次上床的日子。”(并且八成是为了上床随口扯出的借口)。
在一起这种小事,九成是连他们的底线啊看不到的。
在一起的第一天和第一百年没什么两样,孜孜不倦的互怼。

爱情刻骨铭心,吗?
还记得那些被时间洗成枯骨的绝世美女们吗?
一点也不相信顾问下地狱的时候天一会哭。
最甜也不过是顾问入土百八十年后,天一对着进书店的眼镜白净小子喊了一句顾问。
也就是还记得有这么个人。
哦,还有若干年后企图搞事时,
“这一届军师还是没有顾问行啊”(bgm摇头)




我不管我就是想看告白婚礼日常上床轮回美少男养成各种playblablabla我就是想吃糖糖糖糖糖
想看顾问穿婚纱:)



















“想不记得也不行啊(有气无力),这种家伙我活这么多年就见着他一个。”(by躺着躺椅里咬着糖泼着咖啡说话含糊不清的天一)“太[哗——]珍稀禽兽(珍稀动物)了。”

2017-08-31  /  16热度

小号测玄
阿杰玄学加锁屏玄学。
看来努力一把我还是个亚洲人
两个帐号唯一的五花:)
我老公。

2017-08-13  /  4热度

听起来很可怕。
应该不是吧。
不会的。
……
看着冰浮在热水上,化了。
冷水沉了下去,在淡蓝色的玻璃杯里,流了出去。
……
还记得我曾发誓要一直等你。
就像你笑,你的眼神说的那样。
……
就像水流了出来,冷水热水,杯子空了。
……
刻骨铭心比恐吓要可怕的多。
后者,几天,几月,几年。
前者却会在余生不断循环,就像你最爱的歌,最恨的人那样。
……
最可怕的却是我想起了你,今天早晨。
我突然觉得,
那不过是个逃跑的理由。
所以我心安理得的戴上了耳机,顺着歌单一首首的听了下去。
或许你该听听。
听听我是怎么从你的陷阱里跑出去的。

2017-08-12

碎碎念

当你的那可笑情调从
秋季午后,落地窗,甜点,书。
变成了
夏季雨前,双人床,眼罩,歌。
从前者挚友二三,到后者连影子也离开。
这时,你就该知道了。
究竟是读了不该读的书,还是听了不该听的歌。
问问自己,还站的起来吗?

2017-08-12


    “嘿。可以带个路吗?”水晶灯下的他说,平淡地仿佛没有嗅到走廊里过重的异味。温和的微笑配着一身白衣刻出了一个谦谦君子的标准外形。
   标准,哈。
  在这里,人设还是参考这论坛的内部评估:骨子里刻着可笑,对象是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
   墙角的阴影里,一个小黑盒子突然抬高了半寸,露出了底下两个小小的橡胶滚轮。能吸去脚下声响的软绒抓不住滚轮的空隙,影子无声地擦过淡蓝色的地砖,两人在一面墙前停下。
    “谢谢。”他说,刻意放低的声线像是在暗示或嘲弄着什么,“谢谢,Joy。”
    小黑盒子向他的脚后跟轻轻一撞,说不出是回应还是催促;随后原路向后退去,回去了那个墙角。
    笑容扩大了些,他向“那堵墙”径直撞了过去。不过是光学迷彩罢了,恐怕是遮掩多过隔断。房间的主人连空气的流通也不屑于处理,整个除了那些不会呼吸的低端机器谁也骗不过——不过在这里,那个怪人也懒得骗谁。
    “Rick,”他对背对着他的黑发男子说道,“前几天你又跑去屠自己玩了?”
   回答他的是一管砸向他的莹蓝色化学试剂。他敢保证这试剂的破坏力绝对大过这房间外的这个世界里的所有试剂——只有令Rick满意的试剂才会被刻意的制成这种特殊的莹蓝。
柔软的地毯保住了试剂和他的命。他就站在门口,看Rick走了过来,捡起试管,又从他身边擦过,回到那实验台把试管放了回去。紧接着,Rick又开始忙碌起来。
   只是一个打招呼的方式,安全而无害。
居然没有一连串的嘲讽。
   他抬起手揉揉眉心,面对似乎吃错药的友人,突然决定直奔主题。
  于是他说:“传送枪给我。去找人。”
“他?”Rick左手抬手一指,问道。
“嗯。”
房间里闪过一道绿光。
  

正文永远是坨“——”
不如词语记脑洞的大法好。
m
d

2017-08-10  /  1热度

突然心血来潮,把笔记本上的东西搬上来做个记录。
万一哪天笔记丢了呢。

其实很多问题自从看完后就时不时的想起、思考。只是这思考的结果成了“因为离观影时间越来越远而越来越不靠谱。”
接受,请求探讨。
please

似乎是有说法,官方贴了张图暗喻于大护法的身份。
看起来像是改造人或者是人造人。由于对动漫不甚了解,无法确认。

只是就个人的理解稍稍延伸一下。人造人还是改造人在本质上并无太大差别。似乎都是卫奕国前代制造的用于巩固统治的工具。

但究竟是皇族,也就是皇帝、太子一系打造的,用于保护自己、威慑帝国与群臣的刀  还是  整个上层用于对外的刀。
不知。个人倾向于前者,毕竟原著里大护法是护法,是保镖,而不是将军。

像一柄刀。正面要足够锋锐,这样才有利用价值,才有威慑力。所以那扭曲的力量,诡异的蓝光。至于反面?平钝的刀背叫做忠诚。

若是改造人,哪大护法应是自愿的。若是强迫性的,那些人怕是不敢用,更不可能毫无限制的任用,使用护法。护法怕是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护奕卫国太子数代。(或许还会涉及到身世问题,或许是个巨大的迷?)
若是人造人,那顾虑就少太多了。但那就太无趣了不是吗(呵)

百度了一下“钨钢”这个词,关键词是“硬度大”和“耐高温”
1000℃一下仍能保持一定的硬度。
个人感觉大护法的能力就是产生和控制电流,然后导入金属杖加压并形成类似短路效果(高温,巨高温)的具有一定威力的电流。最后以电流团(等离子团?)释放出去造成伤害。
或许金属杖还有控制方向的作用。
这样似乎就能把“徒手施法”“灯杆施法”说通了(或许)
不过钨钢有效成分碳化钨和钴,导电性并不算良好。或许是耐高温的稀有特性让这一点变得不重要了。但是
或许不是电?

个人是站主角攻的。所以言语可能有失偏颇。

大护法可能不太在意攻受,但绝不会像个女子。

个人认为大护法(武器在手)武力值其实比罗丹会稍稍的高一点点。(断了十一根肋骨打架还赢了)
架不住罗丹带辅助啊。

作为太子护卫,电影里几乎是诠释了“责任高于生命”。

太子护卫,谁是太子护卫谁。

全程大护法似乎是没有笑过。
或许是生命太长。就算不赞同也能理解了。
就像是一个笑话。知道那是一个令人开心的玩笑,知道笑点在哪,知道对方想让你开心的心情。
可这些就能让你笑了吗?
在听过无数遍之后。

电影里大护法似乎是没有见过彩?
大护法的话大多是说给自己听得,是他的思考。他要回音吗?
分了一点给太子。因为他是太子。
分了一点点给小姜小鸣,因为他们和太子有关联。
其他人能得他几句?有,不多。
而罗丹。
同类。
对于大护法来说,同类这个词太重了。
所以他说了这么多,未免没有分享的意思。

当然都是瞎掰。都是谬论。
困了,不说了。自言自语。
还有好多行就当看不见吧。

2017-08-03  /  16热度

。。。。右手边,那支半满的,液体呈深蓝色的药。喝了吧。
。。。。我没有在开玩笑。你不是来取药的吗?(我看你脑子都烧坏了。)
。。。。微笑?他?
。。。。如果是真的话,基于我个人的建议,你最好能尽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我应该说过的。他并不是你心里认为的那种所谓的“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嗯……这样说吧。他平时几乎面无表情只是因为这些事他已经熟悉了,没必要大惊小怪的。事实上,能让他开心的事,对除他以外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哦,如果你比起耳朵更相信眼睛的话。请自便。你要的药物和资料在你右侧的书架上,请稍等,我现在就拿给你。

2017-07-21  /  1热度